2013年5月27日 星期一

【Unlight同人文】困獸-03-姬王子

賀光影組台日兩地人氣票選第一名!


為了祝賀光影組第一名而寫的賀文坑
這篇算是過渡文吧但是又不得不看不得不寫
寫一寫才發現我們野生姬的戲份好重
不過本尊姬快要崛起了!!(在不絕起估計我會被殺掉!?)
野生布列攻王子有,慎入!





♚----

◆Unlight同人-姬王子

布列依斯 x 古魯瓦爾多(野生布列依斯 x 古魯瓦爾多有) 

無捏,微H,慎入!

非同意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

♚----




綠林幽暗無光,團團樹叢隔離了外面的世界,暗色泥地映照不出影子,四周沒有任何生物存在的氣息,陰森的像是走進了墳場。

布列依斯一人在密林中徘徊,第五次繞回原點且途中沒有特殊發現,面對搜索一無所獲,毫無笑意的臉龐越發嚴肅。


布朗寧及阿奇波爾多沿途留下無數個的記號,布列依斯停在最後一個標記前,伸手撫摸嵌入樹皮裡的刻印,靜靜的佇立思考。
放眼望去是一條筆直的泥地,依照之前的經驗,朝著這條通路走只會繞回第一個X的所在地。

最後一塊X應是用鋒利的獵刀刻下的!而留下記號的兩人卻為何沒有繼續?叢林內沒有打鬥的痕跡,鳥獸盡散,死寂的讓人絕望。
偵探最後給大小姐捎來的線索只在進入樹林前的那抹身影就從此斷訊,無盡頭的黑樹群裡沒有腳步聲,沒有說話聲,似乎就連分批搜索的小組們都失去音訊...

明明是依照同樣的指標,同樣會回到原點...但最後一次回去第一個X前的人似乎有減少,這麼說來上一次在X前僅僅看到利恩跟雪莉,連隊組跟瑪格莉特還有庫勒尼西甚至於帝國組的兩個橡皮糖都不見蹤影!

似乎有人跟布朗寧一樣...憑空消失了!

諸多不合理的地方隨著時間流逝並沒有明朗化,理清思緒後反倒是多了更多的疑點。

布列依斯邊走邊思考,只往前走幾步便又回到最後一塊X前,一股不好的想法竄進腦海。


萬一留下記號的人並不是布朗寧跟阿奇波爾多...

他們只顧著找古魯瓦爾多,卻沒有思考標記的真實性!說不定有人刻意在引領他們往標記的方向走,進而...

布列依斯沒在想下去,頭頂傳來異樣的樹葉摩擦聲,他立刻警覺的拔劍。
往上看,只看到一顆磚色的頭顱正對著自己,頭頂較為淺色的刺青很是顯眼,圓潤的銅鈴眼內沒有瞳孔,尖耳聳動,耳垂上一雙銀環閃閃發亮。

那生物窺看著布列依斯,見到男人抬頭,立刻想鑽入一旁的樹洞內。
「...不准跑!」吼住樹林內唯一看到的生物,布列依斯直覺性的想把這矮人留下。

生物背脊輕巧的顫抖,似乎正在猶豫。

「下來!」命令道的語氣,聽的樹頂人一驚,隨即又想鑽回樹洞裡!

一向不喜歡不聽話、不配合的東西,布列依斯展開笑容,悠閒的望著東張西望的矮人,接著抬腿猛踹樹幹一下!
樹底被這樣一踢,一坨小球從樹上滾了下來,癱倒在男人腳邊。

而不安分的小生物在布列依斯拔劍的瞬間猛然跳起,卻又被長髮男人一腳踹回地面!

將小生物隨身攜帶的斧頭踢遠,腳踩在柔軟的腹部上,劍尖指著矮人,上位者布列依斯睥睨腳下的觸感「古魯瓦爾多會很喜歡這次的新收藏。」嘴邊漾開溫和的微笑,視線卻銳利的像把刀子「第十副丘丘人的骸骨,皮可以拿來做標本掛牆上。」

「啊、古魯瓦爾多最近好像愛上半死不活的標本!會動會掙扎的才好玩你說是不?」絕美的笑靨形成一股巨大的壓力,腳下之物畏畏縮縮,布列依斯繼續吐露邪惡的話語「胸部打入骨釘釘在牆上,反正也不能走了,筋脈好像就變成多餘的喔!從腳底抽出來打個蝴蝶結給你做腰帶一定很可愛、呵呵呵...」

小矮人被這話鋒割的驚恐不已,封利的劍頂著自己的鼻尖,它左閃右閃始終躲不過男人的注視。
「殿、.........殿下...」

布列依斯挑起好看的眉毛,戲謔的盯著對方瞧「原來你會說話?更增加收藏價值了。」

「殿殿殿殿、殿下,請饒了小的吧!」

「殿下?」布列依斯挑眉,笑意未減,不打算接話也不打算收劍,雖是雙目含笑,卻讓人感到森冷,暴戾肅殺之氣隱藏在美麗的臉皮底下。

「小的已經照您的吩咐做了,小的很聽話的!」丘丘人不停眨眼,滿面驚恐無助。

布列依斯停頓半晌,思路運轉迅速,接著道:「哪裡聽話?交待你的事情沒一項做好,不罰你好像說不過去吧?恩?」

「可可、可小的幫你獵了兔子、小的也幫您找到藥草了啊!」

布列依斯沒有接話,心裡卻在竊喜發現了強力線索。

見長髮男人抿唇不語,丘丘人抖的更加劇烈!「求您了殿下...請別把小的關入地獄啊、嗚嗚嗚」

收起笑意,布列依斯表情趨轉嚴肅。心知腳底下的畜生誤把自己錯認成另一個人,是個轉機也是知道真相的癥結點。
「我的古魯瓦爾多在森林裡跑不見了,帶我去找。」

「您是指人族之王嗎?小的聞的到他的味道,小的帶您去、但...但請您先放了小的..」不似人類有極深的城府,直線思考的丘丘人不疑有他便跳入布列依斯挖的坑裡。
「不、不過...殿下您...您不是也聞的到人族的氣味嗎?」

布列依斯撇了丘丘人一眼後,冷笑道「你的舌頭會成為你新腰帶很好的裝飾。」

「小小小的錯了!小的不應該質疑殿下您的、請殿下開恩啊!嗚嗚嗚...」












晶瑩的露氣順著葉面滑下,滴落地面為這久久不散的腐臭味增添潮濕感。
位於樹下陰暗的一角,轉動槍枝的動作有助於布朗寧思考,方才跟阿奇波爾多協議分頭尋找出路,實則上他是特意將阿奇波爾多指揮出結界外。

依照布朗寧的料想,他應是離那傢伙不遠了。
對、那個極度危險的傢伙!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傷亡,布朗寧決定先讓阿奇波爾多回到原世去尋求協助,自己則在暗處按兵不動。

弱肉強食的世界遭致物競天擇,因為那傢伙強大的氣場,森林中的生物幾乎都逃離了,這幾天雖然沒有肉吃,但也能依靠野莓果腹。

結界裡的世界其實與外頭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他暫時還找不到離開這座森林的辦法。在進入結界後的兩天,沒有看到其他小組找到這裡...也就是說,結界外-屬於真實世界的叢林很難近到結界裡,而結界內也很難出去。

一模一樣的場景,被隔開的兩個世界,像是有人刻意想隱藏什麼。

嘴裡咀嚼野果,將槍收起,布朗寧覺得如果自己沒想錯,古魯瓦爾多應該身處與自己同個空間內,而且與那傢伙在一起。

要是古魯瓦爾多知道那傢伙的真面目,不知會做何感想。

布朗寧從口袋裡掏出個小透明袋子,裡面裝著一根銀色細毛。早先尚未進入結界前,他與阿奇波爾多在樹下找到此動物毛髮,並且他們在那棵樹幹上畫下了X記號。

銀毛非常特殊,質地輕柔,像鳥羽一樣順滑,一到晚上便像是掉入墨汁內,整根變成黑色的,到了天亮,便會變回原有的銀白色。
在夜晚隱藏型體這種特有的自保機轉,不是一般的怪物會有的,且要說是高等怪物的話,是不可能懂得設結界更不可能有如此強大的氣場!

早就看過大小姐的怪物收集冊再加上自己本身對怪物弱點有所研究,他可以肯定那傢伙絕對不屬於人類世界。

在大致上知道那傢伙的真面目後,更加不敢輕舉妄動。



又吃了顆莓果,一轉頭只看到個男人靜靜站在樹旁。

熟悉的裝扮,銀亮的長髮,淡淡的微笑掛在美麗的臉上,布朗寧不知道這人是什麼時候靠近自己的。

「!?」對方無聲無息的接近,使的布朗寧全身緊繃,善意的笑容絲毫感覺不到對方的戾氣,布朗寧向後退了一步!
因為他知道,外表越是無害的東西,有時候往往越是危險。

布朗寧瞇起眼睛,做好掏槍的準備「你不是布列依斯。」布朗寧在說出答案的下一秒深吸口氣「我知道你的目的,但很顯然的你跟王子不是同種族!且以假面貌矇騙他,你不怕被揭穿嗎?」
話說的胸有成竹,布朗寧對自己的推理很有自信。「我想,他應該不介意多個異種生物的收藏!」

話說完的下一秒,一道黑影自長髮男人背後竄出,布朗寧下意識的倒退,視線卻在也離不開男人身後。
那是條長長的尾巴,銀白色的短毛密集排列,毫無雜毛而順滑的讓人想伸手撫摸,圓弧狀的長尾一下下的拍打地面。

沒有想到野生物種會毫無顧忌的露出尾巴,布朗寧渾身僵硬,察覺不到那人身上散發出的敵意,甚至是那親和到過於純真的笑臉都讓他有種也許對方是友善的錯覺...
但也僅僅一秒的猶豫,布朗寧自然是不會相信對方是無害的。

幾分僵持,或許說只有布朗寧單方面的緊張,那人終於緩緩開口。
「雖然很高興有人進的來這裡...」與布列依斯本人不同,襲擊鼓膜的嗓音生澀稚嫩「但你很麻煩。」像個幼年孩童般,嘴裡卻說著與該年紀不符合的內容。

布朗寧眉心緊皺,對方明顯與外型不符合的嗓音都讓他聯想到幼童,要是大小姐家的布列依斯在,或許會對這傢伙感興趣吧!

「請你消失吧。」

男人說完的瞬間,布朗寧警覺的向右側一閃,沒想到對方動作更快速!一把銳利的黑箭射中布朗寧的右肩!

黑箭刺中的地方開始迅速的腐化,箭頭上的墨色汁液似乎有腐蝕性,蝕骨的劇痛襲來,布朗寧的小腿又中了一箭。

「可惡!」完全看不清楚對方是什麼時候出手的,那人面不改色的站在原地,銀白色的尾巴悠閒的捲成小圈。
在另一個世界裡,能跟自己比拼高速的只有伯恩哈德,沒有想到竟然還有比伯恩哈德更迅速的傢伙在!

受傷部位鮮血直流,和著黑色的腐蝕水,撕肉裂骨的劇痛使的布朗寧完全無法思考,只能本能的往前跑,盡可能的找出生物的弱點,接著掏出手槍...


啪咻!

子彈很順利的擊中生物的脖頸,無數隻箭矢沒入布朗寧的身軀,他毫不猶豫的接連開槍,避不過對方凌厲的攻勢,他似乎看到男人仍舊站在原地,像刻意的不跑不閃,任由他攻擊。

又是一箭插穿布朗寧的右眼,在想看清子彈射中何方時,他卻再也支撐不住。
身子往後一倒,全身痛的使他想張口嚎叫,但他卻忍了下來。

殘存的左眼視覺,不知何時走到自己身旁的長髮男人,那張臉顯得有些駭人!
面帶笑意的臉龐坑坑洞洞,一般人臉上中個三槍就差不多了,且不說傷口沒有流血,男人似乎不因為自己中槍而感到憤怒,甚至一臉溫馴的模樣。

男人只是笑著面對他,在淺淺的光線下,他臉上的彈孔很自然的癒合了,白皙的脖頸也絲毫看不出傷痕。

在男人掏出腰間配劍時,布朗寧想,他的槍法還不錯。

還好讓阿奇波爾多走了呢...

就連佩劍也是白銀之劍,不過瞬間黑化的劍身是絕對沒有抗魔功力的。

抗魔?如果是抗魔之劍說不定才能真正殺死他...

大小姐對不起哪、沒有達成任務、...

好不甘心哪、什麼都還沒跟大小姐說呢...


「那麼,我們另一個世界再見了。」手裡的劍高高舉起,瞄準地上男人的頸間。


布列依斯...

一定要找到古魯瓦爾多哪、...












被雙手的抽痛疼醒,古魯瓦爾多想抬手擦汗,卻發現自己仍是無法動彈。私處的傷仍有些許刺痛,但比起之前好了大半,古魯瓦爾多幾乎是可以站起來走到河邊,幾天的休養果然還是有所成效。

野生布列依斯很了解古魯瓦爾多的情況,雙手無法發揮作用,古魯瓦爾多只能接受布列依斯滿足他的基本需求,像是餵飯、餵水、洗澡、換繃帶...
這些行為以往古魯瓦爾多是絕對不會讓人代為行使,但長髮的漂亮傢伙倒是做的樂此不疲,古魯瓦爾多便不再彆扭什麼。

撇除男人時常對他毛手毛腳,這傢伙確實是挺可愛的。不會說話有些神神秘秘,用飯時總是先餵飽他,睡覺時將他按在胸前的那雙手雖然頗擾人,但再怎樣也沒比洗澡時躲閃不過偷偷纏上的手來的煩躁!
從沒想過自己的想法會牽引別人的情緒,再第N次接收到被自己拒絕後的委屈視線以及那淚汪汪的雙眼後,古魯瓦爾多的警戒心稍稍緩和。

他自覺反正野生的布列依斯在自己受傷時沒有傷害自己,猜疑的負面情緒或許對那人來講不太公平。
真正要殺早就趁初次相見時下手了,哪還會如此悉心照顧?

草叢窸窣聲後,野生布列依斯走了出來。逕自思考的古魯瓦爾多這才想到,那傢伙消失了一個上午!

野生男人走近古魯瓦爾多,放下兩人的午餐,很自然的要去河邊取水。

「等等。」古魯瓦爾多出聲制止,視線停在對方滿是鮮血的手「你的手也受傷了。」
不知道對方一早去了哪,手上的傷或許是跟野獸搏鬥時弄得,想到那人毫無戰力卻仍冒著生命危險幫他準備午飯,一股暖流像是要自胸口滿溢而出。

「過來...我幫你看看。」

野生布列依斯聽話的湊到他身旁坐下,抬起手。
柔嫩白皙十指纖纖,怎麼看都不像是練劍之人會有的,更加確信野生男人的無害,古魯瓦爾多鬼使神差的伸出舌頭。

舔過鮮血漬染的傷口,一股椎心般的刺痛襲來!鐵鏽味有點苦澀而且熟悉...熟悉的讓古魯瓦爾多覺得雙眼發漲,有種想流淚的衝動。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曾經經歷過什麼...好像應該要想起什麼事情。

心臟感受到主人的情感變化,跳動得更加賣力,全身血液如此燙人,像要竄出他的身體,古魯瓦爾多此時想要一劍刺穿自己,讓腥紅獲得自由。

他什麼都想不起來,但熟悉的感覺叫他鼻酸。


是人的鮮血,他所懷念的味道...

野生布列依斯不是人類,自然不會流出這樣的液體,那麼這血是...

古魯瓦爾多狐疑的抬頭,對方卻正好也望著自己。
灼熱的視線停留在古魯瓦爾多的嘴上,接著他感覺到唇上一軟,眼前是那張放大版美麗的臉。

古魯瓦爾多任由對方推倒自己,上頭的男人動作有些急躁,大力的吸吮他的唇瓣,濕軟的靈舌鑽入古魯瓦爾多嘴裡,騷過舌腹,舔遍口腔的每個角落。

雙唇交纏,古魯瓦爾多感覺到自己的手臂被來回撫摸,鼻間充滿男人身上的暗香,全身血液在腦部集結,他覺得頭昏乎乎的。

兩人分開時,嘴邊牽出條銀絲,淫靡且難分難捨。
上頭的美麗男人一臉迷網,甚至於有些不安的望著古魯瓦爾多。

從沒想過自己會被以吻來安撫,胸口流竄的酸澀感淡了不少。
是知道自己情緒中的不安才來安慰自己嗎?古魯瓦爾多不想深究。

「先處理傷口,手沒包好不准碰我。」

野生布列依斯只看著古魯瓦爾多的表情,被這麼近距離的觀察,古魯瓦爾多不悅的別過頭。男人又看了這麼一會才露出以往的微笑,單純而且傻氣。
又在古魯瓦爾多臉上多親幾口,才肯乖乖的跑去河邊洗傷口。


兩人一起用過午飯,古魯瓦爾多坐在池邊泡腳,長髮男人則又泡進水裡嘻鬧。他頑皮的朝古魯瓦爾多潑水,見古魯瓦爾多無法回擊且扳著臉,又更放肆的將對方潑的一身濕。
「別潑了!」

長髮男人倒也真的乖乖聽話不在頑皮,只是游近他身邊,牽起他放在大腿上的手。
以為長髮男人會把手牽到他濕漉漉的頭上,古魯瓦爾多不耐的道:「我手不能動,不會摸你...」

野生布列依斯只是將古魯瓦爾多的手放到嘴邊一吻,接著溫柔的凝望著他。

盈滿愛意的視線彷彿直透進靈魂深處,像是會傾洩而出,進而演變情事!他深情的注視讓古魯瓦爾多感到彆扭,但他卻無法收手,任由長髮男人捧在掌中憐惜的親吻。

「你...」古魯瓦爾多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如果是聖女之館那傢伙,他絕對一拳送上!

溫熱的觸感讓古魯瓦爾多一驚!那人將他的食指放入嘴裡吸吮,雙目微挑,有些生澀卻有股媚惑的吸引力。

「停下來,布列...」話到嘴邊,很自然的停頓。
長髮男人伸舌舔拭他的手指,並且讓他在嘴裡很情色的進出!

「我叫你停下來!」
對方停了下來,無辜的望著古魯瓦爾多,把手放回古魯瓦爾多腿上後,稍稍退開。

達到嚇阻效果的古魯瓦爾多不禁鬆口氣,但這時他感覺到有什麼輕撫他的小腿,接著他的腿被抬出水面。
濕滑而柔軟的東西貼在他的腿上來回滑動,他很清楚的看到野生布列依斯正在舔他...

銀絲沾黏在白皙的兩頰邊,閃爍情動的雙眼隱藏在纖長的睫毛下,似乎想將每顆水珠舔拭乾淨,吞入舌間捲起的濡濕後,又恣意的在肌理分明的小腿上游走。

野生布列依斯的舉止竟讓古魯瓦爾多聯想到尊崇、神聖等詞彙...
但這種鹹濕的行為不是什麼崇高的儀式,他卻能從對方眼裡發現那抹熱切的崇拜以及深沉的慾望。

古魯瓦爾多蹙眉,收回腳後朝對方的臉大力一踹!
在看到長髮男人倒入水裡後感到報復性的愉悅,然後笑著逃回樹下。

野生布列依斯慘兮兮的爬上岸,雙頰鼓的像包子一樣,哀怨的盯著樹下的男人,卻不敢在有所動作。

古魯瓦爾多打量著對方,視線掃過撥弄濕漉漉秀髮的雙手,他滿意的倒頭就睡。



心情變好且背過身的古魯瓦爾多自然沒看到男人的表情變化,他嘴邊揚起神秘的微笑,緩步朝古魯瓦爾多靠近。


如果古魯瓦爾多正對著他,或許會注意到那人原本受傷的手在不知何時悄悄癒合了。











續-

顯示卡壞了幾天,昨日終於復活


大家看到這可能心中會有些疑惑又或許沒有(?)
答案都在文章中~有些事情不必明說,各位應該也猜得到吧


BY-御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